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

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一个特色小镇的绿色发展模式

航空运动小镇的逻辑

国家体育总局第一批运动休闲特色小镇试点项目中,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是唯一一家航空运动类特色小镇。即便将视野拓宽至全国各类型特色小镇,以航空运动为特色的也屈指可数。稀缺性,是许家崖航空运动特色小镇的优势,也是劣势。优势在于,做成功了就是第一人;劣势在于,没有先行者的经验,只能摸索前行。

赵磊明说,他的对标物是欧洲的一些体育旅游小镇。比如法国的安纳西小镇,每年的环法自行车赛第18赛段即在此;瑞士的达沃斯小镇,经济论坛的盛名之外,它其实更是一个享誉世界的滑雪胜地。

“这些小镇不见得设施有多现代、多完善,只是将单一业态做到了极致。”赵磊明认为,航空运动特色小镇的成功关键,就在于如何做好“飞”这一业态的大文章。

事实上,此轮以浙江特色小镇为代表的特色小镇建设大潮,与以往建立在建制镇基础上的特色镇建设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后者是先有镇,然后有产业;前者则是先有产业,然后有镇。

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也是如此,其前身航空飞行营地就是在率先培育产业。目前,小镇的产品业务体系主要分三大块:主流业务、旅游体验和社会培训。其中,主流业务主要面向航空运动爱好者,为其提供专业的飞行场地、器械和课程等;旅游体验主要面向一般游客,这个群体未必有多热爱航空飞行,可能只是想体验一下这项运动,哪怕只是在朋友圈晒出飞行的瞬间;社会培训则面向有志于建设航空飞行营地的人,为他们提供专业经验。

三大块之外,小镇里还有民宿、飞行衍生产品商店、机库博物馆等外围衍生品,供购物、住宿、餐饮等消费。在赵磊明的构想里,这些同样要围绕“飞”的核心主题。“比如勋章,我们可以做成热气球、滑翔伞等好看好玩的样子,既有纪念意义,也有收藏意义。”赵磊明甚至认为,围绕“飞”的元素,实际收入可能更多来源于“不飞”的部分,比如来小镇住民宿、看星空,带孩子体验飞行城堡,在此举办飞行主题婚礼等。

同时,这些副业部分可为当地村民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帮助当地贫困村脱贫。而在农民化身小镇员工的过程中,城镇化也自然而然实现了。

当然,无论是“飞”的主业,还是衍生出的“飞”的副业,主要仍是在小镇内完成。但小镇的“飞”产业,其实还可以辐射到小镇之外的费县、临沂及至山东全省。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内的一些飞行器如轮式动力滑翔伞等,已经实现了本地化的第一步——在当地组装。李南认为,未来还有望实现第二步、第三步,即零部件部分国产化和主要零配件国产化。

至此,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的逻辑已逐渐明晰:“飞行”是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的内核,围绕内核是配套副业,再往外则是与“飞行”相关的制造业,可以辐射全县乃至全省。

小镇大梦想

2016年可谓是特色小镇的“发展元年”。这一年,以浙江特色小镇模式为蓝本,全国掀起了一股特色小镇建设热潮。当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三部委共同负责组织开展全国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特色小镇。

紧随其后,2016年9月,山东省发布了《山东省创建特色小镇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本省目标定在到2020年,创建100个左右特色小镇。同时,《方案》对特色小镇也给出了明确定义: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具有明确产业

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色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对照此定义,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就符合这一类“非镇非区”的发展平台。

2016年同样是航空运动产业发展的红利年。当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航空运动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20年,航空运动整体产业规模将达2000亿元,消费人群将达2000万人,承载该项运动的航空飞行营地将建立2000个。这也意味着,航空运动产业未来是一片广阔蓝海。

如果说《方案》和《规划》是天时,那么费县政府的大力支持就是地利,而由国内资深航空运动飞行员乃至外籍教练组成的小镇运营团队则是人和。天时地利人和,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正在快速步入正轨,其在航空运动圈内的名号也已打响。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观察到,来此体验飞行、学习飞行的游客络绎不绝,很多都是从全国各地特地赶来。

在赵磊明的构想中,一个航空运动特色小镇显然不是终点。他的判断是,伴随着航空运动产业消费潜力的释放,未来每个省市都可能出现航空运动特色小镇。作出这一判断,是基于航空运动爱好者希望飞得更远的梦想。“每个航空运动小镇都只对应一块空域,只能在空域内飞行。但如果每个航空运动小镇的空域相接,就可以点到点飞行,去到更远的地方。”赵磊明说。

这是赵磊明的梦想,也是他的“星空”,但眼下,他和他的团队还要脚踏实地,一锤一锤钉钉子,打造好许家崖这第一个航空运动小镇。

“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模式打造得越成熟,复制起来越简单。”赵磊说,但他同时强调,再造其他航空运动小镇,可以复制许家崖的经验,但必须根据各地的情况作不同配套。“比如去四川,考虑当地休闲的氛围,不妨再多加些茶馆;去江浙一带,市场经济氛围浓厚,盈利模式就可以更直接些。总之,特色小镇,不能丢了‘特’字。”

实际上,在各地建设特色小镇的过程中,已经出现了“简单复制”、“新瓶装旧酒”等问题。此前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中,学者们也普遍指出,目前特色小(城)镇建设过程中,存在房地产商借此开发新一轮房产的现象,少数房地产商把原来的项目一更换,变成特色小镇开发。

对此,赵磊明直言,许家崖航空运动小镇也好,以后在其他地方建设航空运动小镇也好,都不会大干快上,而是采取自然养成的方式。毕竟,这个飞行“老司机”团队打从建设航空运动特色小镇之初,目标就很明确,那就是推广航空运动,夯实产业基础,让更多人在辽阔天空一起飞翔。

(AOPA云:熊庆平)

趣味航空实验室底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