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

专访3DX航模直升机大赛创始人宋臻宪

20160802015938575.jpg

  提到3DX,航模玩家们就感到热血沸腾;提到3DX,圈里人就想起上下翻飞的直升机;提到3DX,笔者就想起一个词:藐视重力!这次有幸采访到了3DX创始人——人称“宪哥”的宋臻宪。

  3DX的身世之谜

  宪哥之所以创办这样的航模比赛也是因为自小有航模情怀,他从13岁在父亲的带领下接触到航模,也曾在台湾地区举办的F3C比赛中拿到第三名。宪哥说3DX中的“3D”是表示航模直升机在三维空间自由飞行,X表示无限的意思,看到表演实况才能体会原来可以这么飞!所以他将3DX从国外引进到中国,让中国的飞友不必出国就能欣赏到国际赛事。

  3DX是始于3D大师赛(3DMasters)的竞赛规则衍生而来的,其实是个“舶来品”。而3DMaster是2002年由Jeff Barringer创立的航模直升机特技大赛,基于3DMaster的比赛规则,宪哥创办了第一届3DX。当时还叫3DX-China,是民间举办的活动,国内的航模直升机运动水平还在摸索阶段。但是大赛得到了3DMasters创始人Jeff Barringer的大力支持,在他协助之下,大会邀请到遥控直升机3D飞行之父杨格(Curtis Youngblood)担任裁判,以及2012年3D大师赛的世界冠军Nick Maxwell莅临现场,所以3DX一开始就注定成为了一项很专业的赛事。

  因危机而成功

  前几届3DX举办得也不是那么顺风顺水。场地是最大的制约因素。模型大赛需要至少两倍标准足球场面积的开阔场地、周围还不能有高大建筑。2012年,赛事出现了最大的危机:原想带起内陆地区的航模热忱,将赛事举办地选择在西安。可是比赛在开始前却因为种种原因被突然叫停,他们连同赞助商以及选手的经济损失超过50万。经历如此大的危机,宪哥依然没有放弃2012年要举办3DX的承诺,很快的整理思绪重新组织比赛,2个月后在广东中山成功举办了大赛。

  但也正因为这次危机,3DX和宪哥得到了广大模型爱好者以及赞助商的信任,大家开始坚信不管有多大困难3DX都能办好。2013年的3DX规模空前,60名选手中有一半来自海外;到场观战的模友超过2000人。3DX从此变成了亚太地区的国际性遥控直升机大赛,名称也改为3DX AsiaPacific。

  2015年3DX的规模变得更大,也渐渐得到政府、院校等的支持。尤其是得到创新型城市、无人机之城的深圳大力支持,所以2016年的3DX选择了在深圳举办。随着3DX大赛越来越成功,赞助商参与的热情也越来越高,2016年奖金总额将达到10万美元。

  无人机加力飞行梦

  2016年的3DX大赛将创立全新的无人机比赛:AFA(Air Formula Alliance)空中方程式联盟,即是穿越机大赛。

  宪哥坦言:遥控直升机的入门门槛很高,它飞行中不会自稳、松手就会摔,挫折感很高,100个人里边也就有一个能学会飞3D、而且飞3D需要“老司机”手把手的教,机制决定它很难成为全民飞行运动。

  但无人机穿越赛不一样,进入门槛低、价格对于广大民众来说较能负担,有望成为全民运动。空中方程式以竞速为主,所以比赛场地的难度也不会太大。未来将会设置足球场大小面积的标准赛道、像赛车一样比拼圈速。

  未来AFA穿越机大赛不但要继续举办、同时也鼓励和支持各地政府或俱乐部举办类似的赛事。AFA还将走向世界。

  3DX的未来畅想

  虽然3DX在业内已经是知名赛事,但是宪哥认为这样还不够。他希望航模运动能变得更大众、让更多的人可以一圆飞行梦想。

  除了引入无人机来降低飞行的入门门槛外,3DX还计划打造无人机明星、用“明星光环”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这项运动。此明星并非单纯的请娱乐明星来代言,而是投资打造航模运动的明星。就像乔丹之于NBA、舒马赫之于F1、阿姆斯特朗之于环法。

  而最终目的则是希望航模运动可以更具观赏性、更具吸引力,最终成为一个产业链。宪哥说希望航模像其它体育运动那样,有初级、中级、高级、职业各个级别,成为一个可以晋级的体系。让孩子们在学校中就有机会加入校队、脱颖而出者可以代表区县、最终出类拔萃者成为职业的航模运动员。这样退一万步讲,就算像网球、F1、达喀尔一样,即使普通人难以参与运动,只观赏也是件很有激情的事情。

  宪哥说之前的3DX大赛由于精力有限,专注在比赛上却忽略了媒体的重要作用,2016年的3DX将更加重视与大众媒体的合作。今年10月底3DX和环球无人机首度携手将在深圳见证AFA空中方程式联盟赛事,而届时我们也希望通过现场给3DX和AFA助威能将它们的竞技和热情传递给更多的人群。

(AOPA云:郭鑫)

2werwei.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