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

“最光辉的时刻”——英德不列颠空战77周年

“英国人觉得他们会输掉不列颠之战。幸运的是,温斯顿•丘吉尔和英国皇家空军并不这么认为。”

表现“不列颠之战”中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和纳粹德国空军的Bf 109E空战格斗场景的航空绘画作品

背景概述

1940年7月,“不列颠之战”正式爆发,该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重要的战役之一。倘若英国人输掉了这场战役,那么将出现以下灾难性的后果:

首先,在最好的情况下,英国方面将不得不与纳粹德国寻求达成和平解决,而希特勒对此所开出的条款无疑会相当苛刻。担任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极有可能会被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Lord Halifax)或前首相戴维•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取代──这两个人都认为与德国的谈判是不可避免的。

其次,德国将巩固其对欧洲的统治地位。如果英国无力再继续战斗下去的话,那么美国是不太可能介入欧洲的战事的。即使美国后来真的介入了欧洲的战事,他们也不可能获得任何位于英国境内可用来对德国进行战略轰炸的基地,也不会获得发动“D日”诺曼底登陆反攻欧洲的英国基地。

最后,倘若没有大西洋方向的这条战线源源不断地消耗着德国的兵力和资源的话,那么德国就有可能会击败苏联──当然也有可能不会。反过来,如果苏联战胜了纳粹德国,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进一步向西挺进的了。希特勒可能就会打赢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他没有打赢的话,那赢家也是斯大林。

当“不列颠之战”于1940年7月打响时,英国人预计他们不会打赢这场战役。他们的胜利主要归功于温斯顿•丘吉尔和英国皇家空军的实力和战斗意志──以及希特勒和纳粹德国空军所犯下的严重错误。

温斯顿•丘吉尔和他著名的胜利手势

不列颠孤军奋战

在1940年的夏天,英伦三岛所面临的情况是非常严峻的: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德国人就征服了从挪威一直到比利牛斯山区的大部分西欧土地。高速机动的德国陆军在装甲部队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在短短几天之内就碾过了荷兰和比利时。法国也于1940年6月22日向德国投降。幸运的是,英国人成功地从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把它的那支远征军撤了出来。

美国人还没有置身于这场战争之中,俄国人也没有。只有百分之七的美国人愿意站在英国人这边参加这场战争。1939年签署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仍然是有效的,直到德国于1941年6月入侵苏联时为止。除了支持大英帝国的各个自治领和殖民地外,不列颠几乎是在孤军奋战。

时年65岁的丘吉尔曾在英国议会和多个内阁职位上干了40年之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他担任英国海军大臣(First Lord of the Admiralty),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他再次担任了这一职务。现在,丘吉尔已经被公认为是英国最伟大的领袖之一了,但在当时可不是这样。1940年5月,保守党选择让丘吉尔(保守党在作出这一选择时是很绝望的,也是非常不情愿的)接替不幸的内维尔•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出任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许多同僚和众多执政官员都不喜欢丘吉尔,他们因为丘吉尔的鲁莽、好战、喜欢冒险和浪漫主义而不信任他。

尤其是在英国外交部中,绥靖主义和失败主义的势力是非常强大的。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之后,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相信英国已经输了。他甚至通过意大利作为中间人询问希特勒与英国保持和平的条件是什么。1916至1922年间担任英国首相的戴维•劳合•乔治也相信继续打下去是徒劳的。

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悲伤时刻

时任美国驻英大使的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Joseph P. Kennedy)认为,德国人将会赢得即将到来的“不列颠之战”。美国飞行员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Charles A. Lindbergh)也持有这种观点,他曾作为纳粹德国空军的客人而被邀请对德国进行过访问。被打败的法国军队总司令马克西姆•魏刚将军(Gen. Maxime Weygand)则预言说:“在三个星期之内,英格兰的脖子就会被拧断,就像只小鸡仔一样。”

当他用一句响亮的战争召唤团结这个国家时,吓不倒的丘吉尔发誓说:“我们永不投降!”“那么,就让我们振作精神,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让我们干出名堂来──倘若英联邦和英帝国再生存一千年,到那时人们还会说:‘这是他们最光辉的时刻!’”

“道丁系统”

德国对英国入侵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其能否获得空中优势。否则,德国人的入侵舰队将会在英吉利海峡和海滩上被摧毁。因此,英国人依然需要依靠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RAF Fighter Command)作为他们的第一道防线。

英国这个岛国的传统力量──皇家海军仍然在英国武装力量中排名第一。英国皇家空军自1918年成立以来一直是一个独立的军种,该军种最初是为了应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齐柏林飞艇对英国的无情轰炸而建立的。尽管如此,皇家空军的创始人休•蒙塔古•特伦查德空军元帅(Marshal of the RAF Hugh M. Trenchard)却是围绕着远程战略轰炸而打造这支力量的。与他那个时代的许多航空先驱(包括美国的比利•米切尔在内)一样,特伦查德相信,轰炸机是空中力量的主要构成部分。

这种信念也反映在了国家政策之中。1932年,斯坦利•鲍德温(Stanley Baldwin,他曾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三次担任英国首相)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轰炸机将永远会(在议会)被通过。”在鲍德温看来,没必要针对空袭展开防御,他说:“唯一的防守就是进攻。”

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于1936年组建,当时该司令部的重要性被包括空军部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视为排在轰炸机司令部之后。从一开始,战斗机司令部就由皇家空军上将休•道丁(Air Chief Marshal Hugh Dowding)率领。道丁上将是一位杰出但又很古怪的人,因为他冷酷的个性而被人们送了个“乏味”(Stuffy)的绰号。他顽固而又冷漠,他根本无法让那些与他共事的空军官僚或政客喜欢他。在一些年轻的飞行员看来,他太老了,缺乏精神,而且离“主动飞行”差得太远了。更重要的是,“道丁也许是英国第一号──也许还是整个世界上第一号──不相信轰炸机会‘永远获得通过’的人”,历史学家迈克尔•科尔达(Michael Korda)这样说道。

休•道丁空军上将。作为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领导人,他是杰出的、有能力的,但却冷酷无情。他的诋毁者们通过不断地活动,最终把道丁赶出了战斗机司令部

在“道丁系统”(Dowding System)的诨名下,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形成了一道强大的防御屏障,并得到了沿海雷达站的支援──只要德国飞机从位于欧洲大陆上的基地起飞,这些雷达站就能够探测到它们。来自雷达站的情报会汇入由道丁上将指挥和控制的位于伦敦郊区的宾利修道院(Bentley Priory)这一“神经中枢”。通过宾利修道院,皇家空军的战斗机中队可以以一种极为经济的方式进行搭配和接受指挥。

“本土链”雷达防线

英国空军部和皇家空军一直在向道丁施加压力让其退役,但是在丘吉尔的坚持下,鉴于道丁上将对防空体系的独到认识,在这种紧急状况下还是让他继续担任了原有的职务。

道丁坚信要小心地保存他那不占数量优势的兵力,只投入了一些他绝对必须投入的战斗机,并把剩下的战斗机留作以后的不时之需。1940年5月,他甚至与丘吉尔发生了冲突,因为丘吉尔想要派更多的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去参加法国的战斗,而法国之战当时已接近尾声,而且英国方面已经在法国损失了数百架飞机。

道丁最终成功地制止了皇家空军将其飞机在法国做进一步的部署,但随着英国人从敦刻尔克撤退的同时,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也被严重地削弱了。“倘若德国人在此时就发起进攻的话”,道丁在1940年6月3日告诉战争内阁说,“我无法保证我们能掌握超过48个小时的制空权。”

大战前的宁静

希特勒手下的好几位将领都劝他立即对英国开战,以充分利用在法国取得的惊人胜利,但希特勒此时还没有做好准备。德军在一系列的作战行动中遭受了重大伤亡──包括损失了将近1500架飞机,而且他们需要时间来补充恢复。此外,希特勒还受到了“丘吉尔会被推翻,新政府将由哈利法克斯勋爵或者劳合•乔治领导”这种臆想的蛊惑。

与此同时,纳粹德国空军也进入了准备发起攻击的阵位,他们将其空中机群部署到了法国北部和比利时地区,另外还在挪威部署了一支机群作为前两者的后援。当时的纳粹德国空军是欧洲规模最大、装备最好的空军,其规模大约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两倍。而且,其中许多飞行员已经在西班牙内战中接受了战斗的洗礼。

纳粹德国空军由帝国元帅赫尔曼•戈林(Reichsmarschall Hermann Goering)领导,戈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是一位颇有冲劲的王牌飞行员,还曾接替“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指挥过著名的“飞行的马戏团”(Flying Circus,译者注: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意志帝国陆军航空勤务队下辖的第1战斗机联队)。但是,戈林现在却成了一个大摇大摆而又滑稽可笑的大胖子。戈林和他指挥的纳粹德国空军吹嘘说,在英格兰南部打败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只需要四天的时间,而彻底解决英国皇家空军和英国的飞机制造工业也只需花四个星期的时间。

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威廉•戈林

德国人是在并没有进行很好的组织和装备的情况下而投身于这场战斗的。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成功都是通过发动短时间的快速闪电战突袭的方式而获得的,在闪电战中,主要依赖坦克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为步兵开辟道路。然而,面对英伦三岛,坦克和地面部队是没法直接开过去的,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则非常容易受到主动的防空力量的杀伤。

1940年7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Ju 87B

纳粹德国空军必须独自承担起攻打英国的重任。德国人的战斗机部队是很强大的,他们装备有梅塞施密特Bf 109战斗机,这款机型被普遍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尽管如此,Bf 109战斗机的航程却非常短──从位于法国的基地起飞后,它们在伦敦上空只能持续进行约10分钟的战斗。德国空军其他的空中兵力在很大程度上就要数俯冲轰炸机了。德国空军没有远程轰炸机,只装备有一些双发的中型轰炸机,如容克斯Ju 88、亨克尔He 111和道尼尔Do 17,这些飞机不太适合用来进行战略轰炸。

入侵英国的Ju 88轰炸机和Bf 109E战斗机

英国皇家空军充分利用了这个“空白期”。1940年6月29日至8月2日,英国方面生产了322架崭新的“飓风”和“喷火”式战斗机,这些飞机彻底弥补了英国人在法国战役中损失的飞机和在7月初的交战中遭受的消耗性损失。

1940年6月19日,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只有520架飞机做好了战斗准备。到了8月9日,这一数字上涨到了715架,另有424架飞机作为战争储备──这些作为储备的飞机在一天之内就可以做好准备并投入战斗。

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将主要使用其装备的两款最优秀的飞机来打这场空战──休泼马林飞机公司的“喷火”式战斗机和霍克飞机公司的“飓风”式战斗机。在绝大多数战斗中,外形流畅优美的“喷火”是德军Bf 109战斗机旗鼓相当的对手,而作为“军马”使用的“飓风”式战斗机几乎与“喷火”一样好,而且可以在战斗中独当一面。

道丁上将把战斗机司令部的防御兵力编组成了四个大队,规模最大的是第11大队,该大队的防区覆盖英格兰东南部和从空中进入伦敦的航路,大队指挥官是基思•罗德尼•帕克空军少将(Air Vice Marshal Keith R. Park),帕克空军少将是位新西兰人,也是一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王牌战斗机飞行员。紧邻第11大队的防区以北就是第12大队的防区,该大队的防区覆盖英格兰中部和东安格利亚(East Anglia,译者注:东安格利亚是英格兰东部的一个地区,由诺福克郡、萨福克郡、埃塞克斯郡和剑桥郡的一部分组成),大队由空军少将特拉福德•利-马洛里(Air Vice Marshal Trafford Leigh-Mallory)指挥。另外两个大队的职责则不太重要:英格兰西南部地区由第10大队负责掩护,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由第13大队负责掩护。

除此之外,英国皇家空军还有几个重要的“力量倍增器”:

一是英国方面已经破解了德国人高度机密的“恩尼格玛”密码,并且充分地利用了从无线电通信中截获提取的情报材料,英国人将其称为“超级机密”。

二是燃料。在战争爆发时,纳粹德国空军和英国皇家空军使用的都是辛烷值为87的航空燃料。1940年3月,英国皇家空军开始转为使用辛烷值为100的航空燃料,这种燃料是从美国人那里获得的,这使得安装在“喷火”和“飓风”战斗机上的劳斯•莱斯公司的“梅林”发动机的性能提升了30%。相比之下,纳粹德国空军仍在使用辛烷值为87的航空燃料。

三是雷达。德国人早在英国人之前就拥有了雷达,但他们从未对雷达予以充分的利用,也不了解英国人是如何将雷达融入其防空与指挥控制系统当中的。

至关重要的对决

“不列颠之战”逐渐展开了,这一切以1940年7月份德国袭击了英吉利海峡内的航运为发端,德国人的意图主要是以此为诱饵吸引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前来交战。道丁上将并不愿意用他宝贵的战斗机资源来应对这种挑衅,但丘吉尔却不甘心将这条海峡拱手交给敌人。

1940年7月10日上午,德国轰炸机和战斗机在距离多佛尔海峡很近的肯特郡外海猛击了一支英国的航运船队。“喷火”式战斗机迅速赶到了战场,并击落了一些德国人的飞机。到当天下午,已经有100多架飞机被卷入了这场交战之中。最终,德国空军损失了13架飞机,而英国空军仅损失了6架。英国人由此将7月10日视为“不列颠之战”的第一天。

在“不列颠之战”期间,英国和德国飞机空战格斗后留下的尾迹

1940年7月16日,希特勒下达了准备实施旨在入侵英伦三岛的“海狮”作战计划。戈林向希特勒保证说,英国皇家空军将在9月15日这一预定目标日期到来前被及时地消灭掉。戈林将8月13日设定为所谓的“鹰日”(Eagle Day),在这一天德国空军将发起一次全面的空袭,旨在“把英国空军彻底从天上抹去”,并为“海狮”作战扫清道路。

“海狮”作战计划

参战兵力的序列很难以进行准确的“量化”,因为实际的数字由于损失和补充而不断发生变化。由于不同统计的参战部队单位不同,估计的参战飞机数目也不同,因此不同来源的关于“不列颠之战”的数据之间也存在差异。

某些飞机──诸如德国的俯冲轰炸机和英国的“无畏”(Defiant)式战斗机和“布伦海姆”(Blenheim)式战斗机在“不列颠之战”中几乎没有发挥什么作用。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在这场战役中做出的贡献是对欧洲大陆发动过空袭。1940年8月份,在英伦三岛上空发生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对决,其中一方是大约1000架德国轰炸机和800架Bf 109战斗机,与它们对阵的是大约750架英国空军的“喷火”和“飓风”式战斗机。

伦敦上空奋力拦截德国空军入侵轰炸机的“喷火”和“飓风”

在“鹰日”之前,纳粹德国空军袭击了英国皇家空军的前方机场和雷达站,但德军的这些空袭活动大部分是些充满了浪费意味的举动:他们试图轰炸雷达天线铁塔,这些铁塔很难被命中,而在被炸毁后却又很容易被重新修建起来。相反,那些相当脆弱的雷达站建筑物(训练有素的雷达操作员就在这些建筑物中工作)却极少受到德国空军的轰炸。

1940年8月13日的恶劣的天气暂时让德军的“鹰日”活动减弱了不少,但是为此憋了一肚子火的德国空军在8月15日又展开了空袭,当天他们起飞了2000多个架次,这也是“不列颠之战”期间单日德国空军起飞架次最多的一天。德国方面宣称,99架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在空中被摧毁。事实上,英国皇家空军在这一天只损失了34架飞机(其中有2架还是在地面上损失的),相比之下纳粹德国空军却损失了75架飞机。

一群英国皇家空军第601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们正在争先恐后地奔向他们的“飓风”式战斗机,照片摄于1940年8月

1940年8月底英国人迎来了一段“绝望的日子”,当时,根据丘吉尔的说法,“胜利的天平似乎在向远离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方向倾斜。”平均而言,当时纳粹德国空军每天都会派出1000架飞机,一些皇家空军的飞行员每天要驾机起飞6次。对德国人来说,8月24日至9月6日间他们总的飞机损失情况要更糟一些(德国空军损失了308架飞机,皇家空军只损失了273架),但英国人损失的战斗机数量要高于德国人,而且“飓风”和“喷火”的产量已经赶不上补充替换的速率了。

坚持战斗的英国皇家空军

来自各个雷达站的情报被汇集到了位于宾利修道院的道丁上将的总司令部里──修道院里的舞厅已经被改造成了一间庞大的指挥控制中心。作战参谋人员站在阳台上,俯瞰着一间巨大的绘图室,在那儿,头戴耳机的英国皇家空军妇女辅助队(Women’s Auxiliary Air Force)的成员们使用类似赌场上用来移动筹码的小耙子那样的工具在表现英国海岸线和英吉利海峡的大型地图上移动着代表皇家空军和敌人的飞机的小方块。

来自各个雷达站的情报被汇集到了设在宾利修道院的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作战室里,在那儿,头戴耳机的英国皇家空军妇女辅助队的成员们使用类似赌场上用来移动筹码的小耙子那样的工具在表现英国海岸线和英吉利海峡的大型地图上移动着代表皇家空军和敌人的飞机的小方块

“我们的飞机还在加来海峡上空时就被发现了,而他们当时还正在组成编队,德国飞机从来没能从英国人雷达的眼皮子底下逃脱过”,纳粹德国空军王牌飞行员阿道夫•加兰德这样说道。“我们的一举一动在英国战斗机控制中心的大屏幕上几乎一览无遗地被投射着,因此,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能够在最有利的时间将其部队引导到更有利的位置上去。”

在德军的空袭中,首当其冲的是部署在英伦三岛南部的第11大队,该大队的指挥官是非常有能力的帕克少将,他非常了解道丁上将打造的系统,并完美地运用了这一系统。道丁并不想把他有限的资源用在规模庞大的战斗机空战上,他的战略是集中兵力打击德军的轰炸机,因为德军的轰炸机会造成真正的破坏。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战斗机可以与那些护航轰炸机编队的Bf 109战斗机交战,但不应当陷入与那些德国空军战斗机的缠斗之中,它们主要的目的应当是让德军的轰炸机飞不到目标上空。

基思•罗德尼•帕克空军少将,皇家空军第11大队的指挥官。在德军的空袭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第11大队。帕克少将在防空作战中完美地运用了“道丁系统”

这一理念使得道丁与时任皇家空军副总参谋长的威廉•肖尔托•道格拉斯少将(Air Vice Marshal William Sholto Douglas)发生了冲突,后者相信,重要的是尽可能多地击落敌人的飞机。“从长远来看,轰炸机是否在投下炸弹之前或之后被击落是无关紧要的”,道格拉斯少将这样说道。

时任英国皇家空军副总参谋长的威廉•肖尔托•道格拉斯少将,他不喜欢道丁,也不同意道丁的战略战术。他后来接替道丁担任了战斗机司令部的指挥官

帕克少将的战术是将他麾下的战斗机分成了一个个小单位──不超过中队规模,然后让这些小单位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德军的轰炸机群。这些中队规模的小单位可以迅速起飞和发起攻击,在充满了目标的空域中发起进攻,然后迅速逃脱,从而不至面临遭受重大失败的风险。

道丁和帕克二人并不知晓在北边的第12大队中正在酝酿着针对他们二人的不满,该大队由雄心勃勃的特拉福德•利-马洛里空军少将指挥。帕克的资历比利-马洛里要浅一些,但他在运用战斗机方面要更有经验,故被选为地位更重要的第11大队的指挥官。

雄心勃勃的利-马洛里是“反道丁派”的头号人物,他最终取代帕克担任了第11大队的指挥官

“站在利-马洛里的角度来说,他对‘主要的作战行动和大部分名誉及奖励都流向了第11大队’这一事实表示愤慨,他得出的结论是,道丁的战术(以及帕克对这些战术的严格遵循)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完全错误的”,历史学家迈克尔•科尔达这样说道。不过,利-马洛里并没有暗示他希望将道丁从指挥系统中清除出去。

在受到了他手下一位名叫道格拉斯•巴德(Douglas Bader)的精力充沛的中队指挥官的怂恿之后,利-马洛里成了“大联队”(Big Wing)理念的鼓吹者,该理念要求用在一位指挥官领导下的由三到五个中队组成的大型皇家空军战斗机编队对敌人进行攻击。在帕克看来,这样的“大联队”将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组建起来,这样抵达战场时就太晚了,从而不会让战局发生任何改观。尽管如此,这一理念得到了英国皇家空军总部机关和英国空军部中道丁上将的反对者们的支持。(译者注: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与美军不同,英军的联队Wing由数个中队Squadron组成,联队上面一级才是大队Group)

中队指挥官道格拉斯•巴德,正是他说服了特拉福德•利-马洛里空军少将接受了“大联队”编队所具有的优势。巴德后来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著名的战斗机王牌飞行员之一

尽管道丁和帕克与他们的同僚之间出现了分歧,但他们还是更加努力地与同僚们保持和睦相处,这样可能会减轻他们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麻烦,但与人打交道的确不是他们二人的风格。

德国人的时间不多了,他们无力按时发起他们的“海狮”入侵行动,除非英国皇家空军被彻底摧毁,而德国空军根本无法完成这项工作。

希特勒最大的失误

1940年的9月份一开始,德国人就将轰炸的重点转向了英国人的机场和飞机制造厂。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德国人在战略上的改变彻底扼杀了他们任何打赢这场战争的希望,这一切是由德国人在理解和判断方面的错误相结合而引起的。

1940年8月24日夜,一个在黑暗中偏离了航线的德军空袭机组把炸弹扔到了伦敦。这是由导航失误而引起的。被炸弹炸毁的目标是位于伦敦城东部的储油设施,但丘吉尔并不知情。他下令对柏林展开报复性袭击,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第二天晚上就执行了丘吉尔的命令。

希特勒并没有被告知最初德军犯下的错误,他对此暴怒不已,并将德国轰炸机的主要目标改为伦敦和英国的主要城市。该命令于9月7日生效。

至少有一位德国空军的领导人──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Field Marshal Albert Kesselring)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同意接受这一改变。8月25日,凯塞林认为英国皇家空军只剩下200架战斗机了。他相信,对伦敦的轰炸会迫使英国人把剩余的战斗机派往空中,从而被在数量上占优势的德国空军彻底摧毁。事实上,道丁当时有233架“喷火”和416架“飓风”,而德国人在这一关键时刻改变战略的举措反而缓解了英国皇家空军的压力。

1940年8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Bf 110

1940年9月15日──这一天后来被英国人定为“不列颠空战日”(Battle of Britain Day),并举国纪念这一胜利──德国空军派出了400架轰炸机和700架战斗机空袭了英国。帕克少将把他手头上拥有的每一架战斗机都派出去了,他们总共打下了56架德国飞机,并重创了一些敌机──这些敌机受损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它们已经不可能再飞回基地了。英国皇家空军只损失了28架飞机。

纳粹德国空军再也没能恢复到具有如此强悍的实力过。战斗仍在继续,但德国人已经认识到,他们并没有摧毁皇家空军。9月17日,希特勒下令推迟“海狮行动”,直至另行通知为止。与此同时,英国人的实力却在稳步增长。德国人则无法让他们的飞机产量迅速提升,其战斗机和轰炸机兵力在8月至12月间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

德国军官眺视着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多佛尔白色悬崖

巴德在9月份获得了几次带领“大联队”作战的机会,取得的战果不一。在大多数情况下,参战中队往往会花费太长的时间才能组建起编队来,而且在抵达战区之后往往已经太晚了,正如之前帕克所预测的那样。

德军入侵的危险已经不复存在了。根据英国方面的记述,“不列颠之战”于1940年10月31日宣告结束。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知晓这一结果的到来。在1940年11月份《波士顿周日环球报》(Boston Sunday Globe)对美国驻英大使肯尼迪所做的一次采访中,后者依然相信英国人输掉了这场战役,并宣称“英格兰的民主政治已告结束”。肯尼迪大使曾试图否认说过这样的话,但记者有证人,肯尼迪最终在当月晚些时候提交了辞呈。

当年12月份,丘吉尔回忆起了魏刚将军在1940年6月份所作的预言──“英格兰的脖子会被拧断,就像只小鸡仔一样”。“难以战胜的小鸡!”丘吉尔说道。“难以战胜的脖子!”

在这幅由贝里曼(Berryman)绘制的作品中,一架“飓风”式战斗机正在一架被击落后迫降在英国锡利群岛(islands of Scilly)附近的海面上并逐渐下沉的德国亨克尔He 111双发中型轰炸机的上空盘旋

对英国城市的持续轰炸被称为“大轰炸”(the Blitz),这类轰炸一直持续到了1941年的5月份,并造成了4万名平民死亡,还摧毁了大量建筑物,但并未达成任何战略目的。1940年12月,希特勒下令德国武装部队开始准备发起“巴巴罗萨”行动,即入侵并毁灭苏联。戈林又开始大肆吹嘘了,他夸下海口说,苏联红军的空军“就像一群用粘土做成的鸽子一样”,德国空军会毫不费力地把它们消灭。

道丁离职

那位在“不列颠之战”中指挥着皇家空军取得了胜利的人在这场战役结束后在其原来的职位上没待多久就离开了。肖尔托•道格拉斯、利-马洛里和其他挑剔的家伙们又有了新的抱怨:道丁并没有做足够多的事情来阻止德国人毁灭性的夜间轰炸,因为“大轰炸”还在不断进行着。

道丁对此的回答是,英国方面需要一款夜间战斗机。而当时布里斯托尔公司的“英俊战士”(Beaufighter)夜间战斗机刚刚投入服役,另外用于支援该机作战的地面控制雷达也尚未完善。在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道丁上将的说辞得到了证实,但在当时,这些针对他的批评言论却得到了广泛的接受。

“虽然道丁是绝对正确的,但是就当时的形势来说,要想让丘吉尔心平气和地接受‘对于当前遭受空袭这一严重的军事问题却束手无策’这一事实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从哪位高级军官那里都不可能”,历史学家迈克尔•科尔达这样说道。“他不可能告诉英国人说,他们应该安静耐心地等待,直到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最终获得了一款正确的装备并修改了训练程序,与此同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家园被德国人的夜间轰炸所炸毁或烧毁。”

1940年11月25日,道丁接到了来自英国空军部部长阿奇博尔德•辛克莱(Archibald Sinclair)的电话,后者告诉道丁在24小时之内放弃他的职位。道丁要求给出一个理由,却只被告知这一决定已经达成了。

当天晚些时候,肖尔托•道格拉斯取代道丁担任了战斗机司令部的头头。利-马洛里也从帕克的手中接管了第11大队的指挥权,后者则被发配到了训练司令部(Training Command)。

也许,现在的确到了该让道丁上将离开的时候了,不过对这件事的处理却并未让空军部或皇家空军感到有多么“光彩”。丘吉尔默许了对道丁上将的撤换,但他明白,对这位领导着英国皇家空军取得了“不列颠之战”的胜利的人而言,这是一种非常让人寒心的待遇。1943年,丘吉尔提出要为道丁上将授予一个爵位,这一提议被批准了。道丁上将也接受了这一提议,并为自己选择了“宾利修道院的道丁勋爵”(Lord Dowding of Bentley Priory)的头衔。

“这么少的人”

在“不列颠之战”的4个月里,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总共起飞了约80000个架次。人们经常忘记的一点是,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在此期间也起飞了9180个架次,这给德国方面造成了足够大的威胁,迫使德国空军不得不向英吉利海峡上空派出了尽可能多的飞机,否则德国本土就有可能会遭受空袭──原本这些德国飞机是可以用到其他方面的。

英、德双方都大大地高估了他们击落的对方飞机的数量。这些数字在战后被调整到了更加符合实际的水平,但双方统计数字的差异依然存在。最近提出的一份可靠的估计是,英国方面损失了1547架飞机,包括770架“飓风”和“喷火”,以及376架轰炸机;纳粹德国空军损失了1887架飞机,其中650架是Bf 109战斗机。

在不列颠之战中被击落的“喷火战斗机”

英国皇家空军倾向于使用“喷火”式战斗机来对抗德国空军的战斗机,而用“飓风”式战斗机去对抗德国空军的轰炸机,不过“飓风”也击落了一定数量的敌军战斗机。“飓风”中队取得的空战胜利在英国皇家空军所取得的全部空战胜利中所占的比重高达55%,而“喷火”中队取得的空战胜利在英国皇家空军所取得的全部空战胜利中所占的比重仅为43%。

无论何时,只要有可能,英国皇家空军总会派出“喷火”式战斗机对抗德军的Bf 109战斗机,同时使用“飓风”式战斗机拦截德军的轰炸机

正如丘吉尔所说的那样:“在人类战争的领域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少的人对这么多的人做出过这么大的贡献。”他在这里指的是英国皇家空军,但是对丘吉尔自己而言也是如此。丘吉尔并没有把握好军事战略,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用他那种喜欢展开想象的禀性驱使着他手下的陆海空三军将领们,并屡屡把他们逼到绝望的境地──丘吉尔的很多想法是大胆的、鼓舞人心的,但却是不切实际的,或者说过于粗暴的。饶是如此,丘吉尔却是拿破仑提出的排在第一位的战争原则的坚实拥趸──“明确战争目标”。在别人都还没有看到的时候,丘吉尔却看到了,那个真正重要的战争目标就是坚决打下去的决心。他凭借意志的力量,带领着他的不列颠祖国一同前行。这一决心定下来之后,别的战略家和军事将领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如何完成这一切了。

在这当中,第一步──而且是巨大的一步──就是取得了“不列颠之战”的胜利。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正在做出那标志性的代表胜利的“V”型手势。面对失败主义者和绥靖主义者的层层包围,丘吉尔最终让全体英国人坚定了反抗纳粹德国入侵这一威胁的信心

(AOPA云:熊庆平)

趣味航空实验室底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