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空博物馆

超音速黑暗追逐者巴黎航空博物馆镇馆之宝

追寻全世界航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可能是很多飞友的终极梦想,对于那些还为见证就退役的飞机,博物馆可能是最好的约会地点。

巴黎航空航天博物馆门前的标志,馆藏每一架飞机都有一段尘封的历史。

在巴黎北郊的布尔歇机场,是个起降公务机为主的机场,大名鼎鼎的巴黎航展主场,同时还是巴黎航空航天博物馆,这里的镇馆之宝是两架协和超音速客机,其中一架的协和001号原型机“超音速黑暗拦截者”,曾经在非洲上空拦截黑太阳。

6号馆停放着两架协和,001号原型机和法航退役的协和。协和原型机的舷窗和与后来的有区别。协和飞机曾参加过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取得了70架的订单,其中包括中国订单,后因技术、环保等问题,最终只有英法两国购买。

自从2003年协和飞机宣布退役,英法两国的协和客机就成了世界各大博物馆竞相追捧的明星,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的博物馆相继将协和纳入馆藏。

协和超音速客机作为人类智慧极致绽放的工业之花,从一出生就带着耀眼的光芒,它完成人类飞翔的二次跨越,从升空到追赶音速,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走在音速之前的感觉。

9欧元的门票,可以登上两架协和客机,右侧原型机头的LOGO就是纪念穿越非洲追赶日全食。001号原型机为法国组装,在第45次试飞时才突破音障。002号原型机为英国组装。

001号机的驾驶舱,1976年1月21日协和投入商业飞行,到1979年协和停产时,总共生产了20架,英法两国各生产10架。其中2架原型机,2架预生产型和16架生产型。除了2架生产型用于试验,英国航空和法国航空各有7架,最后一架式飞机于2003年在法航退役。

平均300年一次的全日食,对全世界天文爱好者是难得一遇的奇观,但地面观测最长时间记录为7分4秒。早在1918年,人类便开始使用飞机观测日食,此后坐飞机追赶日食的行动从未停止,所用的机型从小型飞机、客机、运输机一直发展到超音速战斗机。

天文学家计算出1973年6月30日,在非洲上空将会出现一次全日食,天文学家梦想在高空追逐黑日。

1969年3月2日,英法联合研制的超音速客机协和号首航,到1976年投入商业飞行之前,都在进行测试飞行,试飞机组中包括飞行员安德尔。

早期的协和客机也有尾门,参观者从这里登上飞机,进入客舱。2000年一张伦敦至纽约的往返机票九千美元,乘坐协和往返欧美大陆成为许多人的梦想。3小时的飞行超过了四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搭乘协和的旅客最喜欢说:我还没出发就已经到了。

1972年,法国恒星和行星物理学实验室的皮埃尔遇到了协和飞机飞行员安德尔时,皮埃尔对飞行员说,明年再非洲有个300年一遇的日全食发生,在日全食发生期间,月球阴影移动的速度仅略高于协和飞机正常的巡航速度。

为了超音速,协和的客舱又矮又窄,站在客舱头顶天花板,原型机里面没有座椅。法航那架有座椅,不过也很窄,为了体验超音速的神奇,忍了吧。协和的窗户只有Iphone6那么大。协和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它会变形,在2马赫的飞行速度时,空气摩擦使其机体产生高热,因热胀冷缩效应,协和的机身会变长24厘米。

1996年2月7日,协和飞机从伦敦飞抵纽约仅耗时2小时52分钟59秒,创下了航班飞行的最快纪录。协和飞机共生产了20架,其中仅有16架投入营运。

协和的可变式机鼻,在飞行时如一根针以利高速切开空气,但是在起降时,机鼻可以往下调5至12度以利飞行员的视野,事实上由于有很多先进电脑导航仪器辅助,飞行员也不一定非得看见跑道才能起降,这么做只是求个安心,不过庞大的机鼻角度调整设备却白白的浪费飞机的宝贵重量与空间。

法国航宇同意了天文学家的请求,前往非洲追逐黑色太阳。这样就可以和月球的阴影赛跑,从而大大延长飞机上的科学家观测日全食的时间。

在协和客机没有出现之前,这样的观测如天方夜谭,只有战斗机能追上月球阴影移动速度,但是机舱狭小,无法安装观测设备。协和飞机却与众不同,它一次加油后能以超过2马赫的速度连续飞行3个多小时,飞行距离达6500千米,可携带的有效载荷相当于多达118名乘客和他们的行李。

导航任务从理论上讲很简单,但实际上要求却很严格:按照规定的时间进入月球的本影,然后继续向东,并尽可能长时间地停留在月影中。在一个半小时的飞行中,每一秒都要精确地掌握。

首先从拉帕玛机场飞往会合点,在那里直径250千米的月球本影将以2500千米/小时的速度追上协和飞机,协和飞机以2145千米/小时的时速继续东行。

如果协和飞机早到了6分钟,则必须花费42分钟才能等到月球本影的前沿,这样,在飞机不得不进入准备降落状态之前就只有32分钟的全食观测时间。

如果协和飞机晚到了6分钟,则本影将刚刚过去,这样就将完全错过全食的观测。

考虑到可能遇上的不稳定气流,机长杜加德决定日食那天从拉帕玛机场提前20秒起飞。如果有必要,也可以通过采取些空中减速来延迟到达时间。

1973年日食的轨道形状允许协和飞机在一个大弧线上飞行并保持停留在月影之中。

日食那天,在杜加德和四名机组人员的引领下,由七名天文学家、两名助理以及一名摄影师组成了一个“超音速之旅”团组。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点53分30秒,协和飞机飞到了西经9°、北纬20.6°、海拔16057米的毛里塔尼亚上空。以2.03马赫的飞行速度,协和飞机在与预订时间仅相差一秒的时间到达了月球本影区,日食开始慢慢展现在人们面前。

从协和飞机的舷窗向外探望的人们观察到了一副超现实主义的由两部分组成的全景画。前面一半的世界沐浴在光线昏暗的半影中,后一半则被本影的黑暗所覆盖。月影的边缘缓慢地扫过远处的大地。

当进入本影时,协和飞机的边缘已沉浸在黯淡的平流层的蔚蓝色中,但全食会慢慢给飞机涂上一层黑色。机翼的弧形前沿仍然闪烁着耀眼的白色,这些光来自于对流层的反射。下方,地球表面的弯曲弧线在465千米以外的地平线上明显可见。

在进入本影约74分钟后,即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时7分24秒,全食结束了。协和飞机不再追赶移动的月影,开始在尼日尔上空以每小时2206千米的速度和17602米的高度飞行,45分钟之后飞机降落在恩贾梅纳机场,那里日偏食仍在进行中。

协和飞机的这一历史性飞行纪录再也没被打破过。

(AOPA云:江露梅)

微信图片_20170724162748.jpg

【有偿征稿】期待您的思想与更多人分享,投稿至邮箱tougao@aopayun.com

【有奖纠错】欢迎纠错指正,让我们做的更好,请联系QQ:3249691891;微信:aopake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