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 >

面对无人机管理的三大质疑,中国 AOPA有话说

从2014年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 AOPA)正式获得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资质到今天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通过中国 AOPA无人机管理办公室的努力,全国获得资质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及训练机构数量都有了明显的提高。截止2016年6月,通过AOPA审核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一共有102家,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共计4986个。

当然,发展的背后,我们也听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

一个国家认证的资格证书,应该由政府部门来颁发,而不是由行业协会来颁发。

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要求政府机构由“大政府、小社会”向“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进行结构转变。通过推进社会中介组织和行业协会建设,把一些权力下放给社会,即有利于为政府转变职能提供支撑,又能够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在建立从业规范、强化资格管理、开展自律监管方面的作用。2013年11月18日,民航局发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这份AC将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的管理分为三种情形:对于安全风险较高的一类,要求先取得私用驾驶员执照或以上,然后经训练签注无人机等级,这一般适用于大型无人机;对于安全风险较低,但社会关注度较高的一类,委托协会实施管理,驾驶员需要经过培训并取得培训合格证,方可实施飞行;对于安全风险很低,非故意情况下很难造成重大伤害的一类,无需进行证照管理。根据第二类情行,结合中国AOPA在无人机行业已做的相关工作,经过大量国内外法规研读、行业分析和筹备工作后,中国 AOPA作为代表通用航空的国家一级协会正式向民航局递交了申请,经过局方审定,协会于2014年正式获得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资质。经过两年多探索实践和不懈努力,持证飞行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明显的提高。事实证明,将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的管理资质授予行业协会不仅有利于政府职能转变,更有利于无人机行业在各项法律法规尚未健全的情况下有序运行。

培训考证价格不菲,中国AOPA利用政府职能中饱私囊。

目前,市场经常有这种声音:一个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培训费用需近万元,机长和教员费用更高,中国 AOPA搞培训并收取这些费用完全是利用政府职能中饱私囊。

在这里,需要澄清的是,中国 AOPA在完成2014年第一批无人机驾驶员教员资质培训后不再承担个人合格证培训业务,只负责审核训练机构资质并对个人进行理论及实践考核。除考试费及合格证工本费外,中国AOPA不收取任何训练机构资质审核费及个人合格证培训费。至于驾驶员培训费,完全由各训练机构根据市场及培训成本自行制定。目前,全国各地通过资质审核的训练机构培训费用有高有低,从几千到几万不等,这跟训练机构自身培训硬件环境成本,培训质量,培训器材类别、级别、型别,增值培训课程,后续学员服务等方方面面有着很大的关系。

管理效果甚微,“黑飞”不断。

最近发生的成都机场事件使无人机黑飞的话题再次进入人们的眼帘。有人认为,全国目前无人机数量超过10万架,而取得证照的无人机驾驶员还不到5000人,黑飞根本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都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国家也是近几年才开始逐渐探索并尝试对无人机进行管理,所以短时间内消灭黑飞是有困难的。就跟汽车驾照虽然已趋成熟,但无照驾驶的“黑驾”情况也不能完全被杜绝是一样的。但是通过近段时间不断出台的各项规定不难看出,政府对无人机的管理不可谓不重视。需要强调的是,无人机的合法飞行,不仅需要人员资质,还需要无人机机器本身的资质,更需要飞行计划、飞行空域合法的手续。监管部门一直致力研究无人机合法飞行的有效标准、手段和方法。例如2015年12月29日,民航局飞标司发布了《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试行)》,对轻小无人机飞行行为的管理进行了相关的要求,提出了无人机云系统管理的方法。为响应局方政策,中国 AOPA在联合民航相关单位进行了大量研发后,正式推出了U-Cloud无人机云系统,目前该系统已推广运营。其它相关单位也都相继推出了无人机云系统的平台,在符合法规指导的方向下,对无人机安全、健康、规范的飞行管理献计献策。

U-Cloud无人机云系统批准信

另外,对于无需证照管理的这类无人机“飞手”,近日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发布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首次要求7千克以下的微型无人机“飞手”在云系统免费注册,并定期通过自学完成在线法规考试,以确保这一类无人机驾驶员懂法、合法、安全飞行,避免造成安全事件或负面社会影响。如果该项规定顺利实施,这也将是局方在无人机监管方面又一重要的尝试。希望通过无人机监管的不断完善,未来无人机“黑飞”现象会得到有效的改善。(AOPACHINA网)

2werwei.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