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冶金专家姚志成与航空的“钻石之恋”
2018/6/28 21:34:06  转载自: 互联网  
收藏 ]关闭 ]

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曾经说过,当你学会了和工作谈恋爱,便会有无限喜悦甜蜜让你从中回味,一切的良性循环也便就此开始。在婚姻纪念习俗中,结婚的第60周年被人们称为“钻石婚”。在沈飞,有这样一位老人,他以最朴实无华的赤诚之心与壮志情怀,同伟大祖国的航空事业谈了六十多载的“钻石之恋”。

每天上午九点到九点半之间,如果你守在沈飞报刊收发室的门口,一定会看到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走进厂区。虽然老人身躯已不再挺拔,还有些步履蹒跚,但银边眼镜里却透着智慧敏捷。他用青春和行动书写着自己的传奇故事,他就是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国内著名冶金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87岁高龄的姚志成。

“只要头脑清楚,腿脚能走,就会来金相室,我姚志成离不开金相室啊!”

姚志成,1930年2月出生于江苏省川沙县。成长在战火硝烟的年代的少年姚志成渴望中华崛起,心中种下了报国的种子。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是姚志成的座右铭,这也一直影响他的求学和职业生涯。1955年,姚志成从浙江大学机械系铸造专业毕业,同年9月进入国营112厂(今航空工业沈飞)理化测试中心冶金专业金相室。壮志青年迈进沈飞公司,一个甲子有余的执着历程在姚志成的脚下开启,在无数次夙兴夜寐的鏖战中,在几百份失效分析案例的中西文资料里,在风雨无阻从来节假周末无休的坚守中,祖国航空事业成为他生命的全部。

“时间有限,我们变换这个角度迅速考虑一下。”“时间有限,我通知XXX,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一起协同配合。”……“时间有限”成了姚老的口头禅。六十二载如一日,关心他的人会劝他休息,可他总会这样说:“只要我头脑清楚,腿脚能走,我就会来单位的,只要给我一套沈飞的工装,我就愿意一直守在这里,因为这里有我的初心,我姚志成离不开金相室啊!”

“谁比我们先进、发达,我们就学谁,每个发达国家的崛起都有老师的!”

“金相分析是一项基于物理性质的检测工作,尤其要注重积累。”姚老经常叮嘱身边的年轻人,“积累是一个从无到有,由少变多的过程,最后归纳总结成自己的,你会发现收益无穷哩!”

姚老在入厂时,正值祖国“一五”建设时期,用一穷二白来形容百废待兴的共和国丝毫不过分,“一切几乎从零做起,我们得自己找老师,自己学啊!”每每提起这段历史,姚老总会幽默地说起,“谁比我们先进、发达,我们就学谁,苏联先进,我们就努力向苏联学,后来英美先进,我们就努力学英美!”为了借鉴国外成熟的对金属材料金相问题的论述及处理方法,不懂外语的青年姚志成在那个时候开始自学起俄文来。待俄文自修渐渐成熟,开始自行翻译俄文资料。1972年中美、中日建交,除政治领域,科技、文化等方面也有了空前的交流和发展。在新的历史背景下,一向秉承好学进取之心的姚志成又开始自学英文和日文,不惑之年的他虽少了青年时的朝气和机智,却多了更多的踏实和执着。迄今为止,他已翻译了七万余字有关金属材料及零件故障分析的外文资料。

故障分析工作者在业内被称为“材料医生”,尤其是那些翻译而来的理论资料和实践经验都是极其宝贵的工作佐证。“我们是给材料看病的,每一个故障分析的金属零部件都是一位‘患者’,它的背后是无数架飞机潜在的问题和隐患啊,绝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要进行系统性的分析,综合辩证地去看已经遇到和可能遇到的‘症状’,尽可能多地了解所有失效分析的故障原因及有效解决办法,这是对‘材料医生’的基本要求,不然材料都出问题了,那怎么了得呢?”姚志成经常慈祥却又不无严肃地告诫身边的年轻同事,并身体力行去挑战那些国内专家都束手无策的顶尖技术难题——

1956年,苏联专家及科研资料已大批量撤回和销毁,姚志成与同事一同组建攻坚小组,与团队成员经过近百日的试验、分析、反证、比对,终于得到了有力的支撑数据,最终主持解决了铝锰铸造合金电性能不合格的棘手问题;1972年,面对歼6飞机主梁亮点、亮线材质出现的重大问题,姚志成大胆提出钢锭疏松缺陷的问题,进而找到了磷共晶的存在,经过抽丝剥茧,并对问题主梁的生产制造流程进行多次梳理和严谨分析,终于找到症结所在。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一个个艰巨任务的考验,让姚志成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技术员,成长为全国知名的冶金专家。

“工作其实是一种修行啊,你以无限热情倾注其中,只要每天都弥补一点不足,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有啥难的。”

沈飞航空博览园里展示着姚志成自工作以来的荣誉证书和奖章,在这闪光的成绩,体现着这位冶金专家对科学技术的不懈追求。在理化测试中心,几乎每一位金相专业的年轻员工都浏览并研读过姚志成主持编写的《失效分析案例汇编(第一分册)》,里面涵盖了16项难度较大,影响较大的案例及18项日常生产中常遇到的普遍性一般案例。年轻的技术人员遇到问题,通常第一时间去查阅它,从这本书中得到灵感和启发,由衷地称这本书为“金相圣经”!

“荣誉都是同志们给我的鼓励和鞭策。”谈到荣誉,姚志成总会笑笑,“工作其实是一种修行啊,你以无限热情倾注其中,只要每天都弥补一点不足,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有啥难的。”在姚志成的熏陶和感召下,求实创新、执着坚守的种子在一代代年轻人的心底生根发芽。

有一年姚志成腿部意外骨折,“弟子们”都很忧心,前去看望却发现他正卧于病榻之前,伏案翻译关于“氢脆”的外文经典论著。俄文的资料已整理大半,译稿上隽秀的小字配搭手绘的工程图表,工工整整地夹放在伸手可及的文件盒里,“‘氢脆’问题,是个国际性的大问题啊,这本书是俄国人译英国人的,我没有找到原版,找到的话,我就译原版啦。”大家听他说完,敬意盈满整个病房。

爱说笑者常调侃道,“姚老执着坚守于航空事业,就好似跟工作谈了一场六十二载的甜蜜恋爱啊,那可是“钻石恋”啊!”姚志成每每听后,总不免会心一笑地瞧向对方,带着几分怅然若失,认真地说:“要是可以的话啊,我真的还想再谈一辈子呢!”

地址:海淀区西三环北路甲2号院北京理工大学中关村校区国防科技园5号楼11层
电话:010-68916810
邮编:100081
网址:http://www.aopay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