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校校长委
世界知名航空维修MRO企业:将如何前行
2018/6/28 21:45:06  转载自: 互联网  
收藏 ]关闭 ]

航空维修行业将在未来十年持续增长,但这行业的驱动将来自亚太地区,并将以更大的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参与为标志。目前全球MRO市场价值约600~700亿美元,在接下来的9到10年内将增长至接近1,000亿美元。

0

航空维修(MRO,Maintenance, Repair & Operations)其它趋势还包括燃料价格将持续偏低,像波音787和空客A350客机这样维护较少的飞机将进入世界各个航空公司机队。此外,客机开始拥有诸如基于卫星的高带宽连接能力,使得航空发动机的零件及机身的维修可以借助大数据分析。

航空公司对最新的飞机设计,期望其具备更少的维护要求、更短的非计划维修时间。然而,真实的数据却表明事与愿违,这是由于现代航空发动机和一些飞机零部件使用更先进的技术,有些时候不得不适当“牺牲”飞机的可维修性能。

此外,在短期内,由于产能过剩、经济增长乏力和燃料价格持续偏低,也使得很多老式飞机的退役速度减慢,这对MRO行业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根据美国通用电气GE航空公司服务营销部总经理比尔-德威尔的说法,退役客机数量少于预期,特别是150座级别的飞机。他说,低燃料成本和高流量增长的双重利好,使得航空公司增加了维修维护的支出,以保障机队可以保持正常的运营。

目前全球MRO市场价值约600~700亿美元,在接下来的9到10年内将增长至接近1,000亿美元。工业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北美航空航天和国防部主管韦恩-普吕克估计,民用航空MRO市场将从2015年的650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780亿美元,在接下来的5年里实现3.7%的年复合增长率。

ICF国际公司预测2015-2025年之间将从643亿美元增长到96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1%。奥纬咨询公司预计将从2016年的677亿美元增长到2026年的989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约3.9%。

ICF国际公司估计航空发动机的维修服务占MRO总需求比例,将从2015年的40%增长到2025年的41%,附件的维修占比将保持不变,为22%,但线路维护占比将从17%降至16%,机身维护将从总需求的14%减少到13%。航空发动机MRO将继续成利润最大,且大多以OEM厂商为主的行业。

改造市场也将随着航空公司的更新换代而强劲增长,主要业务包括客舱和航空电子设备的改造,预计该市场将从2015年的40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55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1%。

航空发动机维修行业

ICF国际公司预测航空发动机MRO业务,将从2015年的约257.2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393.6亿美元,年增长率约为4.4%。德国MTU维修公司,一个附属OEM厂的航空发动机维修企业,则认为该行业将在2025年达到近460亿美元。MTU维修公司进一步预测,从现在到2025年,商用航空发动机的全球年增长率约为4%。

GE航空集团

虽然GE航空集团没有透露其售后市场收入,但根据其商用航空发动机的积压订单,预计其MRO服务积压订单高达1190亿美元。GE航空公司服务营销部总经理比尔-德威尔表示,2016年的GE公司所有型号发动机的大修次数约为4,300次,其中约35%是由GE公司自己完成的。

2

而GE航空公司与法国赛峰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CFM国际发动机联盟更是为约全球700家航空公司提供了约36,000台发动机。但德威尔表示:“有大约60家航空公司成了自己的MRO公司或与第3方独立MRO服务商合作,在CFM发动机的维修业务上与GE公司展开竞争”。他将GE航空公司的MRO业务描述为“开放和充分竞争”,并补充说,GE航空公司的新型发动机积压订单中,只有不到50%的发动机与GE公司签有维修服务协议。

GE航空公司声称,为航空公司客户提供的可选择性,是GE售后市场模式的“独特和差异化”。德威尔认为:“客户可以选择MRO和服务合同类型,无论他们想要长期协议,时间和材料协议还是其他服务,这也是GE提供售后服务与其它发动机厂商的区别,GE和CFM公司的发动机在大修和材料上具有高度的竞争性。”

德威尔还指出,与之前的产品相比,CFM56-5B和CFM56-7B等发动机的耐用性显著的提高。CFM56-5B或-7B通常可以在其第一次大修前运行8至9年,而之前的CFM56-3发动机的第一次大修使用寿命期间为大约三年。

普惠公司

普惠公司(PW)目前正为其全新齿轮传动式涡扇(GFT)发动机系列加快基础设施布局,该系列发动机已收到来自80余家客户的8,200多份订单。2016年6月普惠宣布为其位于佐治亚州的哥伦比亚发动机大修中心投资6,500万美元用于开展GTF维修业务。该中心的全新GTF设施将具备发动机分解、检测、组装与测试能力。

3

普惠公司售后服务运营副总裁乔-斯维司特罗表示,普惠还增加了其移动服务能力。在一份于2016年7月公布的协议中,普惠指定汉莎技术公司成为其V2500、PW1100G-JM、 PW1500G与PW1900G发动机的移动维修服务主要供应商。他表示这套定制的维修服务方案将对客户运营的影响程度降至最小。

2016年由普惠和GE航空合资成立的发动机联盟(Engine Alliance),指定普惠设在新加坡的亚洲雄鹰服务公司成为GP7200 发动机低压压气机大修服务中心。普惠同时还与其合资伙伴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签署协议,为其位于上海的发动机中心增加V2500发动机大修能力,相关工作将于2017年启动。

斯维司特罗表示,包括支线航空在内的商用航空引擎,普惠拥有近18,000台发动机。2016年,普惠预计大约有1,500台来自商用航空公司与1,350台来自支线航空公司的发动机需进厂维修,同时业务量将在未来几年内增长。截止2015年12月31日,该公司已获得包括商用与军用发动机、备件与长期服务项目在内的525亿美元订单。普惠拥有450家航空公司与100多家租赁公司客户。

普惠同时还为其成熟发动机开发了多项服务。斯维司特罗表示,对于成熟机队而言,为与全新飞机的经济性竞争,必须将其保有成本降至最低水平,因此灵活的定制维修解决方案至关重要。

普惠的成熟发动机产品组合包括发动机维修与资产管理解决方案,可通过发动机制造商的标准部件与维修服务在保持发动机剩余价值的同时降低成本。斯维司特罗表示:我们通过根据特定时间窗口定制工作范围以满足退租条件、在材料包中组合使用新件与可用件、高可用旧件填充比率、通过可用时寿件与回购项目提供创新的时寿件解决方案等多种手段来降低成熟发动机的维修成本。

罗尔斯-罗伊斯公司

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简称罗罗公司)重组了其售后服务网络并增加了新的服务点。该公司创建了一个客户服务中心网络,以加速本地化维护决策。民用航空航天营销服务主管Lesley So表示,第一个服务中心已经于2015年在新加坡推出,已经将客户问题解决响应能力提高了50%以上。他补充说,服务于美洲,大中华区,中东和欧洲的节点也先后在2016年1月上线。

4

罗-罗公司也与第三方MRO服务商进行合作,达美技术运营公司(Delta TechOps)就在其批准的维护中心列表中,这是一家完全没有罗-罗公司任何股权的公司。同样的还有穆巴达拉(Mubadala)公司,该公司于2016年宣布将建设一个工厂,为罗-罗公司的Trent XWB发动机提供维修服务。

罗-罗公司也更加关注其旧的发动机。虽然Trent发动机的平均使用寿命刚刚超过8年。但罗-罗公司已经启动了管理发动机到最终退役TotalCare Flex计划,和基于发动机健康管理的固定价格发动机大修SelectCare的计划。在1999年,罗-罗公司就推出了革命性的TotalCare计划,而美利坚航空公司是它的首个启动用户。

罗-罗公司在宽体客机引擎市场上,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个位数, 增长到今天的45%。同时,该公司的发动机装机数量也从1995年的2,160架,增长到了今天的4,600架,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7,450架,其中在东南亚、中国和中东市场增长最快。

MTU航空维修公司

MTU维修公司既是一个独立的MRO公司,也是一个与OEM厂紧密联系的公司,因此它具有两者的最佳效果。其母公司MTU航空发动机公司参与了国际航空发动机公司,发动机联盟公司,普惠公司和GE公司的多款当代和下一代发动机的研发和收益风险共享。

5

MTU航空发动机公司MRO项目高级副总裁里奥-科伯斯表示,MTU航空发动机公司的商业维护业务在2015年达到了15.81亿欧元,比2014年增长了22%,主要增长来自于V2500和CF6-80发动机,MTU维修公司在全球进行的发动机年维修次数达到了约1000次。

MTU维修公司认为自己处于一个非常良好的行业位置,可以很好适应诸如发动机租赁数量不断增加的趋势。科伯斯解释说,MTU的方法不同OEM厂商租赁产品,MTU更加注重将发动机MRO与租赁客户的资产管理相结合起来,即租赁方可以更多的参与发动机的维修决策。它有50家租赁公司客户和150多家航空公司客户。

MTU维修公司也在亚洲MRO的新兴浪潮中获利,该公司在中国珠海的工厂,重点维修V2500和CFM56发动机系列,于2016年完成了第1,000台CFM56发动机的维修。

机身维修

ICF国际公司预测飞机机身维修MRO的年增长率为2.8%,将从2015年的略高于90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近125亿美元。这种缓慢增长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新一代客机的到来,将只需要更少的维修时间和更长的维修间隔,健康监测技术的进步也将减少飞机在维修设施上花费的时间。

机身维护行业也经历了一些整合和收购,一些业务被转移到亚洲。例如,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收购了TIMCO,中国海航集团收购了SR Technics。相反,一些美国宽体和窄体客机客户正在寻求回美国国内维修。

新加坡科技宇航公司

新加坡科技宇航公司(ST Aero)是新加坡挂牌公司新科工程公司的子公司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空MRO企业之一,也将飞机改造(包括设备改装和客舱内部改造)作为商业机会。该公司总裁Lim Serh Ghee认为,预计改造市场每年增长约6%。新加坡科技宇航公司不仅提供客舱设计和升级的“交钥匙”解决方案,还通过与天龙(Tenryu)公司合作,成立新合资企业研发飞机座椅,并且最近已经获得了新加坡技术标准订单的合格证书。

ST Aero的卓越之处在于它能够“进入飞机的每个角落和裂缝,并且做得很好”。ST Aero的一个关键区别是其在按时交货方面的可靠性。该公司总裁Lim表示:“多年来,我们的供货一直准时,一遍又一遍事实证明如此。”

ST Aero公司是一家综合服务提供商,是世界上少数拥有内部飞机设计工程能力的MRO提供商之一,可提供各种定制的工程和设计解决方案。

该公司强调其与OEM的关系,一些主要合作伙伴包括波音和空中客车;GE用于GEnx-1B和-2B发动机的机翼支撑;CFM公司的CFM56发动机支撑;普惠的高科技零件修理;UTC航空航天系统公司的787客机机舱系统。

Lim说:“我们看到了全球最大的MRO市场是在美国,同时,中国是增长最快的MRO市场。到2016年年底,ST Aero预计在中国广州完成第二个机库,可容纳两架宽体客机和一架窄体客机,将于2018年投入运行。ST Aero还为全球近900架飞机提供部件维修支持。”

欧洲是ST Aero的主要目标,将其在Elbe Flugzeugwerke GmbH(EFW)公司的股份已经增加到了55%,其余股份由空客公司持有。EFW作为一个飞机维修MRO和欧洲工程服务中心,将是ST Aero公司从客机维修到货机维修转换的一个机会。同时,EFW正在德国设立另一家公司,生产用于单通道空客飞机的轻型部件,主要是地板和货物衬板。

AAR

AAR将其自身描述为美洲最大的MRO企业和世界上第三大机身MRO企业(根据人工时和收入)。该公司的工时在2016财年增长了约4%,超过了500万人工时。

AAR还增加了宽体客机维修能力,在伊利诺伊州罗克福德的新MRO厂获得FAA认证。此外,该公司MRO业务副总裁Dany Kleiman表示:“AAR看到了拉丁美洲航空公司的维修业务增长潜力,将从亚洲撤回部分业务。”

MRO趋势1:PEMCO策略

尽管机身MRO市场面临诸多挑战,例如产能过剩,碎片化以及合格机械师的缩水,PEMCO公司在2016年较2015年的绩效有大幅提升。该公司的成功战略包括四大基石:合作伙伴,客户服务,精益生产,和指标。

精益一直是一个关键的MRO绩效驱动因素,该公司首席执行官Pastor Lopez表示:“我们的准时性能从2015年的84%提高到2016年的94%以上,服务的飞机数量也从2015年的151架,急剧增加到2016年的600架。”

他补充说:“通过强调客户服务和精益流程优化,我们又激励了员工队伍,使得我们拥有一个敬业的维修团队。”

国内航空维修企业山东太古公司就是美国PEMCO公司授权的改装货机售后服务中心、工程处理中心和器材寄售中心。

MRO趋势2:健康管理

健康管理技术对于MRO行业来说,这是一把双刃剑。这种大数据技术有助于消除维修维护失误,但同时也减少航空公司对MRO的需求。最大的问题是谁拥有数据:运营商?OEM厂?MRO还是第三方数据分析公司。这个没有最好的答案,但它最终必须得到回答。

航空发动机MRO企业现在正在这么干,但最终整个飞机行业都将感觉到,因为数据分析将对零件提供商产生巨大影响,因为它打开了视情维修的大门,可以为航空公司节省很多钱。

地址:海淀区西三环北路甲2号院北京理工大学中关村校区国防科技园5号楼11层
电话:010-68916810
邮编:100081
网址:http://www.aopayun.com